媒体关注

我的设计 受益于中原文化的滋养

作者: 时间:2010-04-01 来源:河南日报


图片8.png


□本报记者 刘哲/文 董亮/图

肖红档案:男,1960年生于古都开封。1990年获香港特别行政区区徽设计优秀金牌奖;1993年又在澳门特别行政区区旗区徽设计中获区旗设计一等奖(唯一的一等奖)、区徽设计获二等奖(一等奖空缺)。创意设计并全程督造了“中华世纪钟”。曾任河南大学艺术学院副院长、清华大学艺术教育中心副主任,现任北方工业大学艺术学院教授。系第九届、第十届全国人大代表,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,入选人事部“百千万人才工程”。

 

随和干练的肖红

“哦,我是肖红,好的好的,下午3点,没问题,随时欢迎过来啊……”电话里,肖红的声音高亢急促,略带沙哑,透着一股子热情。

准时在宾馆见到肖红,他给人的感觉,和电话里是一样的,开朗,随和,幽默。记者见过肖红十年前的照片,感觉他比那时胖多了,脸色红润,只是眼神有些疲倦。肖红还主动给记者的U盘里拷进了他的电子材料,显得特别热情和干练。也许是发现用普通话对话显得太正式,他主动说:“在河南,咱就说河南话,把频道调到河南台,呵呵。”

在这位设计大腕面前,你不随意都不行,尤其是干记者的,谁不喜欢这么一个采访对象?——这是我的一个突出感受。


跋涉在艺术设计的道路上

上世纪90年代初,肖红在香港区徽设计、澳门区旗区徽设计中获大奖,他的人生和艺术,达到了一个辉煌的高峰。1999年,肖红应聘到清华大学。2000年至2008年,肖红在清华大学艺术教育中心任教授和副主任。2008年5月至今,他应聘到北方工业大学任二级教授。

11年来,这位河南培育的设计大师,在外的情况怎样?肖红点开一个设计图案,原来是国家行政学院的形象标志。“这个标志的揭幕仪式上,中组部的一位重要领导也参加了呢,规格是很高的。”在离开家乡的11年中,肖红仍然在艺术道路上奋力跋涉,并且硕果累累——

2003年,为第18届世界客属恳亲大会设计了会徽;2006年,参与中国人民解放军三军新一代军服的服饰设计;2008年,应列支敦士登国邀请设计了2008北京奥运会特种邮票,在该国发行;2010年,他又参与了我国“北斗星”卫星导航定位系统标志设计……

国家行政学院、中国工商总局、中国税务总局、中国政法大学……等难以计数的重要机关、部门、企事业单位,如今都悬挂、张贴着肖红所设计的形象标志。他还参加设计并全程督造了由十几位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、全国政协副主席发起铸造的“中华世纪钟”,这口“钟王”,成为中华民族喜迎新千年、豪迈跨入新世纪的象征。

这11年当中,他还完成专著两部,发表学术论文数十篇。因为是第九、十届全国人大代表,他十分珍惜这一机会,为国家扶植艺术发展积极建言献策……

“之所以后来选择去北方工大,是因为在清华一直是给全校学生上艺术公共课,从事艺术设计、有关研究时间上保障不了。”肖红当时给北方工大提的唯一的条件就是:不任职。“经历了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,我不看重外在的东西,我唯一看重的是艺术追求,艺术创造。”


难以割舍的河南情结

作为一名游子,肖红无时无刻不想念家乡,想念河南,想念开封的“灰砖古城墙”,“小街小巷”,“飞檐铜铃”,“母校操场边的歪脖洋槐树”……“非常想念开封的胡辣汤,吊炉烧饼,每次回来总要去过过瘾,在外边那个想啊…….每次回来,我都说,我的河南,我的家,我的娘,我又回来啦!”每说到这些,肖红的一双小眼就会放出光芒。

这些年,肖红为家乡做了很多事情,可以说,他以自己灵性十足、创意无限的艺术设计,记录了家乡的发展进步。

中原航空、中平能化、中原国际博览中心、郑州轨道交通……一个个大型企业、公共设施的形象标志,出自他的手笔。

“吉祥钟”、“平安鼎”、“莲花尊”……一件件极具纪念意义的象征物,都来自他的创造。(其中莲花尊系与钧瓷大师李海峰、美术大师王志勇合作。)

河南撤县设市的高峰时段,他给项城、荥阳、新郑、灵宝、林州……都设计过城市形象标志。还有郑州商业银行(现郑州银行)、河南新闻出版报、省文联、省青联、郑州晚报……给家乡干了多少活儿,肖红自己都数不过来。

“开封是我老家,老家的活儿,哪怕活儿再小,也几乎是有求必应。”肖红说。例如开封首届收藏文化论坛的坛徽,例如母校开封七中的校门。提到母校,肖红的谦卑表现得淋漓尽致——“设计上,我不敢署:肖红,而是:学生肖红。活儿要得急,能推托吗?就是把国家行政学院的院徽推了,这个也推不掉啊,一直到今年大年初二才完成,松了口气……”

“我的设计,之所以取得一点成绩,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中原文化的滋养。”肖红如是说,“我喜欢开封的古城墙,在我的许多画里、拍的专题片里都有古城墙,它由一砖一灰堆砌而成,历经磨难,饱经沧桑。中原文化也是这样,先人给我们留下了丰富的地上地下文物资源,特别是历史积淀的文化底蕴。艺术设计,到最后拼的不是技巧,根本上说,是一种创意,一种文化积累。”

肖红给我们展示了两个设计新作——郑州轨道交通标志,现在已经出现在郑州街头,它像一个“中”字,但两边的形状更像是两条有力的臂膀,在以开放的胸襟拥抱着四方天地;它像一个最普通的商周青铜器上的图案,又像一个后现代的抽象符号……

河南旅游形象标志,中间是日月形象包围的“豫”字,外围是十八道七彩长菱角,旋转着好似一朵绚丽的太阳花。

古老,新锐;传统,现代;简单,复杂……说不清道不明,但又仿佛让你感受良多,领悟无尽,它们就这样和谐地、美妙地存在于肖红的图案里。说到这里,我有点明白了肖红。他的“随和到一塌糊涂”、“谦虚到一塌糊涂”,实则是他善于、乐于、享受于与人的交流、沟通。艺术设计与其他艺术品类相比,更要求其符号、标记、图案与受众感知觉、神经、情绪、心灵的互动沟通,微在方寸收天地,细入毫巅见精神。否则,就是无效设计。

肖红是为艺术设计而生的。艺术设计这门据肖红考据源自人类史前的艺术,也因肖红而光彩夺目。